433个日夜24110公里途经13个国家 他从南极洲跑到北冰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

  他说

  这一路并不有趣

  请看

  这一路真不容易

  加拿大时间5月8日上午7点19分,白斌跑到北冰洋畔的终点,他一头倒在茫茫雪原上,整个身体都已放空,躺了半天。“全身放松了,彻底放松了。”他说,当时只有这一个想法。

  此前的433个日夜,他用脚,从南纬62度12分,跑到北纬66度34分,从极地到赤道再到极地,途经13个国家,全程24110.52公里,日均55.68公里,跑完了相当于600场马拉松的距离。此前,还没有中国人完成过这样的挑战,白斌做到了。

  曾经有人质疑,说他是“疯子”,这些声音合着赞誉,纷至沓来。质疑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其时间跨度长,单日运动量大,环境和路况恶劣,甚至期间还经历了三次伤病和一次绑架。

  “这一路并不有趣”,白斌告诉记者,每天就是跑、吃、睡,险些撑不过去。巨大的强度和漫长的旅程,是对人类从生理到心理的挑战。

  出发 长城站

  元宵节动身,团队叫“李白跑地球”

  今年49岁的白斌,出生在贵州省思南县一个小山村,自幼习武,奔跑于江畔。有一天,电视里传来北京申奥成功的消息,白斌萌生成为运动员的想法,他希望有一天能参加奥运会。

  于是,他关掉了在贵阳经营的电脑维修铺,一路跑到拉萨。他将自己的第一次长跑定义为训练。虽然跑到拉萨后,在墨脱的雪山里迷路被冻伤,险些截肢;虽然最终也没能入选奥运会,但不可思议的跑步生涯从此开启。

  2006年,白斌获得全国首届户外运动竞标赛冠军,此后又获得全国首届山地运动会山地多项混合组冠军、国际户外公开赛亚洲第一等荣誉。

  2011年,白斌从伊斯坦布尔出发,穿越6国,历时150天跑到西安。“才1万公里,跑得不过瘾。”白斌想完成更大的挑战,“南北极”这个词,闪进脑海。

  2018年3月2日,元宵节,白斌和他的团队正式从长城站出发。团队里有来自某上市公司辞去高管职位的李镇宇,是行动的策划人,李镇宇的“李”加上白斌的“白”,团队定名为“李白跑地球”。他们一行5人,此外还有负责自媒体、摄影和医疗保障的成员。

  漂泊 加勒比海

  严重晒伤,腿部细菌感染住院

  告别南极大陆,白斌乘飞机、轮船渡过麦哲伦海峡和德雷克海峡。从南美洲南端一路向北,披星戴月,每天不中断地穿越南美洲,但随后,在巴拿马通过达连地堑时停了下来。

  “那里环境很恶劣,雨林密布,有毒蛇猛兽出没,还有毒贩和反政府武装盘踞。”有限的资料显示,达连地堑是世界上最未知也是最危险的区域之一,除了乘坐冲锋舟且由雇佣武装严加保护得以部分通过的记录,尚无人类徒步穿越。为此,白斌只能选择皮划艇从海上绕路,却不曾想到,在加勒比海漂泊的9天,让他严重晒伤,导致腿部细菌感染,住进当地医院。逐渐康复后为了完成任务,他硬是走了40多公里。

  类似的伤,白斌一路上受了三次。白斌说,这是对生理的挑战,虽然从来没有过退缩的念头,但还是怕自己的身体撑不下去。

  遇险 美墨边境

  遭遇“歹徒”,后安全获释

  继续北上来到美墨边境,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2日10点26分,团队工作群里发来语音信息,称“我们刚遇到歹徒了”。那天,同伴正在前方城市处理事务,白斌一个人跑在路上,一辆SUV突然向他靠近,走下来几个壮汉,白斌被押进车里,蒙住头部。

  “押到他们的基地后,我看见几十个人,手里都端着枪。”白斌告诉记者,他当时没有慌,心想要和歹徒周旋,趁夜里再想办法。双方只能用简单的英语交流,到关键处,白斌只能装傻:“他们跟我提money、bank(钱、银行)这些单词,我就回答I don't know(我不知道),他们问我会不会功夫,我就说只会running(跑)。”

  歹徒头子知道白斌是中国人后,两个人开始用翻译软件交流。看了白斌手机里一路上拍的照片、视频,歹徒头子明白了白斌的来历,于是招呼手下,把白斌放了,还送他两瓶饮料。“后来很多天,每次听到、看到有汽车路过,我心里就害怕。”白斌说。

  终点 北冰洋畔

  终于跑完,“彻底放松了”

  旅程最后一天,白斌在零下19摄氏度的北冰洋畔,用时18个小时,跑了105公里。加拿大时间2019年5月8日上午7点19分,白斌跑到北冰洋畔的终点,本想一头扎进冰冷的海水里,却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已放空,倒在茫茫雪原上,躺了半天。

  “我想,这次终于跑完,明天不用继续了,全身放松了,彻底放松了。”白斌告诉记者。曾经,有一个澳大利亚极限跑者,完成过从南极跑到北极的壮举,在可查询的资料里,白斌是全世界第二个完成的人,中国第一个。

  跑完这么艰难的路,感想是什么?“人生就是这样,没有这么多感想。”白斌告诉记者,他没有“感想”,他跑步是为了让生活更充实,让人生不虚度,而自己立下目标后,更大的意义在于行动,去实现目标。有网友评论,能够跑完这么远一定是心无杂念,想太多反而完不成。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王拓 图据受访者

  未来打算

  完成快攀珠峰目标

  这一路上,有什么乐趣吗?“没有乐趣,很枯燥,每天都是跑跑跑跑跑、吃饭、睡觉,像完成任务一样。”白斌的回答很直接,连用了五个“跑”字,“累到手机都不玩,朋友圈都不发。”每到要被打垮的时候,白斌会想起红军长征。

  让他感到鼓舞的,是国内传来儿子出生的消息。2018年5月29日,白斌在秘鲁时,妻子早产,好在母子平安,那天他们吃了中餐和小蛋糕庆贺。遗憾的是,因为他不能立即回国看刚出生的儿子,只能把思念埋在心中。

  白斌回国后,他的经历一度被各大媒体报道。“这几天正在北京,马上要回贵州,想回去好好休息,吃好吃的,陪儿子。”白斌说,接下来,他希望在明年能完成快攀珠峰的目标,在24小时内从珠峰大本营快速登顶。

猜你喜欢